娱乐和财经的交叉点--百家号:“娱乐资本论”

2020年,播客们盈利了吗?

2020-08-02

“新秀战略”步入新战场

2020-08-03

上影节观察|宣发行业受疫情影响最大,未来将彻底整合?

2020-08-03

没有了TikTok,张一鸣的全球梦碎了

2020-08-03

庞大而隐秘:160万游戏主播正在快手茂盛生长

2020-08-04

上影节观察|大浪淘尽,影视龙头面临洗牌

2020-07-29

专访华少:从主持到主播,明星入局直播带货也要“贴身肉搏”?

2020-07-29

当乘风破浪的姐姐遇到人美路子野的冯宝宝,国漫破圈正当时

2020-07-30

有“汗臭味”的纪录片,继“了不起系列”知了青年开启美食新系列

2020-07-30

企鹅强势入局,狐朋再无狗友

2020-07-30

携程直播不为人知的一面:花式营销拉新10%,预售产品核销率近50%

2020-07-30

小而美的《有药》:爱奇艺女性向国漫的制作方法论

2020-07-31

从工作不顺到生活不易,盘点影视剧中一地鸡毛的中年危机

2020-07-31

我们和徐峥聊了聊《囧妈》《家乡》和电影的未来|专访

2020-08-01

抖音、快手相继布局本地生活服务,商家与用户会买账吗?

2020-08-01

对话古装剧服饰师:如懿传成本十倍陈芊芊,唐人欢娱自养服饰工厂

2020-07-28

明星直播必翻车?群嘲之下,有人二次创业,有人跑马圈地

2020-07-27

周深6周年演唱会泪洒舞台,TME live最懂乐迷心

2020-07-27

乐队的夏天幕后:伟大的音乐理想从来不是米未的事

2020-07-27

10亿广告5亿现金分成打造视频号,微博这场“豪赌”能赢吗

2020-07-27

在抖音“一夜暴富”?草根玩家 vs DOU+

2020-07-24

视效大片线上首播,PVOD模式在爆发前夜?

2020-07-24

《许愿神龙》背后:BASE开拓原创动画业务,深度融入融创文化

2020-07-25

蚂蚁集团上市将掀“万人造富运动”?情况远比传说复杂

2020-07-25

当洛天依们遇上AI变声神器,虚拟偶像终于能说人话了

2020-07-25

菜菜子出圈背后:B站的虚拟主播拓荒史

2020-07-19

连开18档,观察类真人秀还能火多久?

2020-07-20

多家上市影视公司迎来股权变动,背后是行业的风险出清

2020-07-21

影院复工第一天,超15万观众不抛弃,上百万电影人不放弃!

2020-07-21

从“不可描述”到“不能自杀”,网文行业迭代史

2020-07-22

稻草熊拟上市港股,或将开启影视公司赴港上市大潮?

2020-07-22

专访Supercell团队:我们是如何将《荒野乱斗》营销出圈的?

2020-07-23

没有任何预兆,快手做了个女团

2020-07-13

专访|从五月天到陈奕迅:TME live的战略定力和“刷屏魔力”

2020-07-13

网信办救得了饭圈吗?

2020-07-14

贫困女穿大牌、演员营销私服,现代剧服装造型听谁的?

2020-07-15

“全明星”阵容、五维教育体系,儿童需要怎样的寓教于乐?

2020-07-15

唢呐、呼麦、马头琴都来了,《明日4》的选人逻辑是什么?

2020-07-15

对于旅游业来说,重启跨省团队游只能续命,不能救命

2020-07-16

影院停摆之际,知乎加码影视宣发

2020-07-16

触手终局:欠薪、圈钱、撕逼,转型公会投奔快手?

2020-07-17

我们和50个电影人聊复工:狂欢过后,忧大于喜

2020-07-18

财务洗大澡、《刀背》《诗眼》《我的家乡》等投资额被曝

2020-07-03

从存量深耕到平台出海,腾讯视频的长线操盘

2020-07-04

70天内股价上涨85%,阅文是金矿还是铁矿,关键看挖矿人!

2020-07-04

创系列IP步入第三年,团体偶像打破“出道即巅峰”魔咒了吗?

2020-07-04

印度封杀中国59款app,出海巨头:对中国互联网出海致命性打击

2020-07-01

这家欠薪的直播公会背后,隐藏着重庆和厦门庞大的资本集团

2020-07-01

高天鹤主持人资格考试作弊被查,湖南卫视主持人队伍又陷新危机?

2020-07-01

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会成为日本版权方和用户的首选?

2020-07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