娱乐和财经的交叉点--百家号:“娱乐资本论”

生不逢时的《将夜2》丨项目复盘录

2020-02-20

百合、穿越、宫斗,电视不能拍的小短剧都替你拍了

2020-02-20

宅经济下,线上视频或为品牌增长提供新路径

2020-02-15

游戏“大爆发”复盘:字节跳动强势崛起,“房卡”卷土重来

2020-02-15

35万成本一集的《想见你》带领台剧复兴,我们呢?

2020-02-16

中国街舞战“疫”实录,下半场生存格局或将重新洗牌

2020-02-16

2020春招围城:用工需求直降60%,应届生却同比增加40万

2020-02-16

京沪航线一日仅3班,飞行员被裁,空乘无薪假……民航遭遇艰难日子

2020-02-17

夜店云蹦迪的背后,身价上亿夜店“十三姨”的一周

2020-02-17

24亿巨亏背后,北京文化的电视剧业务究竟怎么了?

2020-02-18

共青团虚拟偶像四小时即下线,追爱豆式爱国为什么不行?

2020-02-18

漩涡中的武汉文娱企业家:救人与自救

2020-02-19

运营,领队,客服……疫情14天,那些工作在一线的“小人物”

2020-02-05

谁的《野狼disco》?维权者疑似职业玩家,与字节跳动有10起诉讼

2020-02-05

2019年明星事件复盘:红如“博君一肖”,黑如“明言明语”

2020-02-05

这个春节中,人们在这里寻找知识与归属感

2020-02-05

播放超1亿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火了,可“回形针”不想当网红

2020-02-04

春节后开盘第一天,除了游戏股之外,传媒股全线“阵亡”

2020-02-04

情人节撤档,疫情下人民不需要电影

2020-02-04

2019明星商业价值榜单∶杨紫晋升top1,归国四子跌出前10

2020-02-04

付费升级、短视频内容布局、主题景区落地|2020年漫画行业分析

2020-02-04

2019剧集赞助评估∶马太效应明显,小成本剧受品牌关注

2020-02-04

剧情犹如坐火箭,《下一站是幸福》凭什么让观众上头?

2020-02-04

洒下一亿补贴后,唱吧还能抓住年轻人吗?

2020-01-20

《你怎么那么好看》:一次真正打透社会痛点的治愈计划

2020-01-20

两大黑天鹅事件,让今年成为史上最不确定性的春节档

2020-01-21

春节档众生相:憋坏了的宣发、兵荒马乱的片方,“盲排”的影院

2020-01-19

2019年,中国电影的主旋律年

2020-01-19

广电MCN诞生记:如何全面拥抱短视频?

2020-01-14

影视股六连涨,开门红的2020年将迎来影视股大年?

2020-01-15

腾讯娱乐白皮书第六年:给予行业信息和鼓舞,引入粉丝玩转生态

2020-01-15

我们研究了119万弹幕,发现了《爱情公寓5》的秘密

2020-01-16

大连黑导游行拘10日,旅行社被查,“一日游”乱象为何屡禁不止?

2020-01-16

《唐人街探案》背后,爱奇艺网剧的突破和野望

2020-01-17

B站的守成与破圈:十年用户今犹在,百大UP多生活

2020-01-18

潮流新消费下爱奇艺的生意经

2020-01-13

剧本推翻、九次送审、资方换帅,《大明风华》诞生记

2020-01-13

从《庆余年》看剧集“剧变”|《2020大剧营销趋势洞察报告》发布

2020-01-13

网络电影的第六年过得怎么样?

2020-01-07

艺人频频主动公开解约,谁在破坏偶像行业?

2020-01-08

2019,什么样的儿童内容最受欢迎?—2019年在线儿童内容趋势盘点

2020-01-08

五大卫视剧综大起底,最后的繁华和落寞|复盘2019

2020-01-08

明星粉丝品牌三方赋能,百度沸点的娱乐营销法则

2020-01-08

软色情主播扎堆三亚大东海,直播扰民将被重拳打击

2020-01-10

周冬雨深陷低谷,宋茜背上巨额债务,新世相这档综艺有点“狠”

2020-01-10

比惨大会开幕!宣传、记者、艺人请就位

2020-01-10

亮眼销量数字之外,数字专辑为音乐行业带来了什么讯息

2020-01-10

年票房TOP10独占5席,作品播放市占率第一,新片场影业做对了什么

2020-01-11